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商

鄂尔多斯准格尔靠煤炭发家中产多为百万之家

电商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8 22:43:53

宝宝抗病毒的药有哪些
宝宝抗病毒的药有哪些
宝宝抗病毒的药有哪些

“富态”准格尔:中产多为百万之家

张旭东

内蒙古准格尔旗是西部百强县之首,属于市下辖旗县。一直以来,鄂尔多斯因为人均GDP超过香港、大张旗鼓建设的康巴什新城区以及在房地产调控中被外界描述的“空城”、“鬼城”而名声在外,准格尔旗却默默无闻,低调而内敛。

从北京出发,经历50分钟飞行航程即降落在鄂尔多斯机场,但直至晚上才到达准格尔薛家湾镇,这是由于准格尔新的旗政府所在地,距离鄂尔多斯、包头和呼和浩特距离相当,到包头机场路途最近,经由鄂尔多斯机场反而绕路。

《第一财经()》在准格尔旗的调查显示,这是一座煤炭海洋之上的富裕之城,而当煤电重合发展让准格尔从一个所谓的“国家级贫困县”悄然转身的同时,当地不少中产已是百万之家。

内敛的百强县

2011年,准格尔还是国家级贫困县,同一年,准格尔旗位居全国百强县西部地区第二位,一片议论声中,贫困县的帽子被摘。2012年,准格尔登上西部百强县首位。

外界只知鄂尔多斯,却不知准格尔。就经济指标而言,可以说没有准格尔的实,就没有鄂尔多斯的名满天下。

2012年鄂尔多斯全市国内生产总值(GDP)达到3700亿元,财政收入820亿元。全市综合经济实力由全国地级以上城市第60位跃升至第35位,进入中西部地区经济强市前列。

鄂尔多斯市下辖7个旗、1个区。各个旗的经济实力发展并不平均,鄂尔多斯的经济外界概括起来是“羊、煤、土、气”,分别对应羊毛羊绒、煤炭、稀土和天然气。靠着十年煤炭价格和投资的快速增长,鄂尔多斯一举成为经济强市。

鄂尔多斯GDP的大盘子中,准格尔贡献的份额超出外界想象。以2012年为例,准格尔旗生产总值(GDP)达到1000.4亿元,占全市GDP接近四分之一。

财政收入也是如此,在鄂尔多斯市级820亿财政收入中,准格尔旗完成242.9亿元,同比增长10.4%,完成额排在全市第一,占市级财政收入比例近三分之一,超过GDP所占比例。

准格尔的最大优势是煤炭资源,其富裕靠煤炭。其辖区内煤炭探明储量544亿吨,远景储量1000亿吨。全旗7692平方公里,含煤面积超过70%。坐落在煤海之上的准格尔,去年实现煤炭产量2.64亿吨,同期鄂尔多斯煤炭产量6亿吨,内蒙古产煤10亿吨。

“准格尔的富裕离不开煤炭。”准格尔旗一位官员对本报说。一切都因煤而生,在煤炭的基础上,对应准格尔煤炭资源的特点,新规划的煤化工产业园和铝生产基地正在紧张建设中,但什么都离不开煤炭。

楼高不到10层的准格尔旗政府办公大楼并不气派,外面看简单低调,办事的人进进出出,没有什么限制。政府大院里停着最多的是丰田越野车,偶尔有路虎进进出出。

“有钱人多,前些年有大老板孩子结婚,从外地运来20辆宾利,每辆车3天的租金就3万元。”说起小城的财富故事,政府大院的陈姓保安有说不完的故事。

不过陈保安话锋一转:“最近都低调了,做大的已经大到平常人难以感受,没有赶上潮流的则原地不动,甚至经历财富削减。”他望着远方,嘴里继续说着,希望在这个移民之地能拥有自己的一套房子。

不算大的旗县里,高档宾馆一字排开,娱乐场所云集,街边的车一辆比一辆高档。长途汽车站旁,还有在旗县一级不多见的肯德基,亮晶晶地屹立在夜晚的风中。

109国道边的财富故事

准格尔旗的财富与煤炭密不可分,2011年前准格尔始终是国家级贫困县,同一年也是西部百强县第二。

内蒙古的煤炭复兴之前,现在的神华准格尔能源集团就已落户,总部和生活基地建在如今旗府所在地薛家湾镇。准格尔旗府1999年迁到薛家湾,此前在离鄂尔多斯市区更近的沙疙堵镇。

沙疙堵镇紧邻109国道,是内蒙古煤炭外运原来的唯一主力通道。任秀丽早期的生活就在109国道边的纳林川,村子主干道的尽头就是109国道。

任秀丽一家的财富故事与109国道和煤炭的勃兴密不可分。她起初在一家国营地毯厂上班,但是因为家里孩子多,一家人的生活紧巴巴的。因为家里有做几道拿手好菜的传统,就卖几样菜,赚点钱补贴家用。逐渐地,作为家中老大的她,从地毯厂出来,和父母一起经营饭馆。

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上世纪末,任秀丽自立门户,在109国道边的位置开了一家两层楼400多平方米的饭店,以自己的名字命名,并注册商标,饭店后是自家的猪场总共2000平方米,供应原材料。“因为早期积累下的声誉,109国道边的饭店生意特别好。”

2000年以来,正赶上煤炭价格开始上涨,持续到2012年左右,一吨煤炭的价格从200元一直涨至高峰时的过千元。任秀丽的饭店随着煤炭的黄金十年也不断扩大规模,“好的时候,吃饭的人排很长的队,本地私人轿车越来越多,给饭店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客流。”

饭店业务蒸蒸日上,在2010年高峰时期包括直营和加盟店共有7家,并开到了鄂尔多斯市区。在饭桌上,任秀丽说,他们对经济变迁的体会很深刻,2011年起109国道重修,国道边的老饭店受到征地影响,道路封闭也影响到客流量,已经处于关闭状态。

“我们饭店有一个直观感受,以现在准格尔薛家湾镇最大的店为例,2010、2011年时白酒的销量占营业额三分之一左右,客人剩下的酒用来擦玻璃、桌椅,加上我爱人喜欢喝酒,依然还用不完。”任秀丽说。

2012年时,剩下的白酒仅仅够擦玻璃和桌椅,如今白酒销量一落千丈,用于擦洗桌子都不足了。多年的经营让任秀丽一家聚集了财富,在帮助徒弟们自立门户之外,还在旗、鄂尔多斯市置产。

“已经给两个女儿准备了两套房产做嫁妆。”谈及财富运用,任秀丽说,“比较老派,最多也是买房子,从来没有掺和地下钱庄,觉得不,住宅之外还投资了商铺。”

这一家的财富起于109国道,聚于煤炭的黄金十年。主人的保守谨慎,让财富还在延续。不过受到房地产、煤炭不景气的影响也颇大。“鄂尔多斯市的商铺高峰时一年租金就近20万元,现在不过5万元。”任秀丽说。

中产都是百万之家

本报到达薛家湾镇当天,就随机询问一些环卫工人、保安等,与总体形势没有大的区别:一般人的日子过得并不好,环卫工人每月只有1500元左右薪水,如果是本地人,有些积蓄可能住楼房,外地来的移民还是租房。

准格尔旗人口不多,7692平方公里范围内,常住人口36.69万人。旗所在地人口10万人左右。中产普遍生活较好,“有钱人太多,我们也感觉压力大。”上述官员说。

一个普通的政府工作人员,转正后每个月就有5800元的收入,年限越长,收入越高,年限累积的工资不多,工作15年月收入6500元。

不过因为当地经济飞速发展,当地家庭积蓄不少。年轻人在外地读完大学后,回到本地工作,靠着家里的支持,几年内就有房有车。“年轻人的车比年长的好,就说我吧,早年买的别克君越,现在单位新来的年轻人最好的开宝马。”上述官员说。

一位年轻的政府工作人员开着奥迪A4,还连连说:“这不算什么,简装版的不过30万元。”一般有固定工作的家庭都是一辆超过20万的轿车,近年结婚送车比较流行。一辆车加上一套房,按当地中等价格的房子计算,中产之家的固定资产过百万元。

薛家湾镇最初是准能集团的聚集地,很长一段时间里,准能集团就是这里的一切。准能集团员工收入高,原先都聚集在集团生活区内。1999年,旗政府搬迁后,公司和县城开始逐渐融合。

准能集团生产指挥中心调度室主任田晓轶,已经在准能集团及其前身准格尔电厂工作了20多年。他回忆说,1999年虽已是副科级别,月收入也不过1000元。

2003年升至正科后,田晓轶工资开始上涨,2006年达到每年5万~6万的水平,在调度中心主任级别上,年收入14万元。电厂和煤矿一线员工年收入更多,能达到9万元,甚至超过10万元。

办公室则看层级,副处级年收入20万元,在准能集团算是中层,一个集团有100多人。田晓轶多年一直住在准格尔集团早期分配的60平方米的福利房中,直到去年首付45万元,以总价60万元买下一套超过100平方米的房子。目前他一家三口,房贷20多万元,车贷15万元。

田晓轶夫人在工作,收入略高,加总起来,家庭年收入超过30万元,贷款还不过家庭一年多的收入。田晓轶说,准能集团是准格尔较好的单位,煤质好、业务多元,受到煤炭的影响较小。从工作以来,没有碰到集团下调工资。

不过中产之家也有烦恼,因为普遍较为富裕,结婚送礼成为中产之家主要的支出。当地送礼称为打礼,婚丧嫁娶、孩子满月都需要打礼,礼金以500元起,在当地有社会关系、亲戚朋友多的,一年下来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

除了车房之外,当地中产家庭收入多用于孩子的教育、外出旅游。田晓轶因为调度中心的工作分不开身,都是夫人带着女儿到外地旅游。因为爱好交朋友,收入中另一部分用于应酬。

多位受访人士对本报称,收入的实质性提升和准格尔的经济发展同步,也和煤电的兴起重合。“准格尔的兴起和财富都与煤有关。”上述政府官员说。

财富转型新方向

因为舆论一直关注鄂尔多斯腰斩的房价、鬼城,那么,准格尔的房价呢?

与鄂尔多斯市相比,准格尔旗显得局促一些。东西向的一条小河将县城分成两边,南北两边缓坡上是鳞次栉比的商品房,尤以北边受欢迎。靠近河边,地势较为平坦的小区,房价超过6500元/平方米。

北坡上的房价大致都在这个水平,南边的房价稍低。东边是准能集团的生活区和早期的准格尔电厂,准能集团就是县城东边的边界,准能集团和县城之间有一条南北向的小河隔开。县城的西边是山脉,靠近高速公路,当地人认为风水不好,房子卖不出价。

因县城的新楼盘集中在南北两个方向,加上地形结构的影响,可用于开发的土地有限,也间接支持了房价上涨和房子走俏。即使今年,当地房价也没有丝毫松动。

在离准格尔县城20分钟车程的地方,当地正在建设大路煤化工基地。包括伊泰集团、满世集团、久泰能源等的煤化工项目已经动工,“我们早先在大路也有计划建设新城,但因为规划起步晚,看到外地空城的现象后,策略改变了,现在都是产业优先,生活区配套。”上述官员说。

按照大路煤化工基地的规划,将利用当地煤炭资源,发展煤化工以及铝产业。政府在挑选项目时门槛还比较高,小企业基本没有空间。

政府规划之外,早期在煤炭开采和运输中聚集起财富的人,也在转型。内蒙古蒙绿有机农业董事长陈海军,在当地人眼中是发了大财的老板。

陈海军当年曾在煤炭系统任公职,上世纪末的改革中,他被买断工龄分流出去。此后,他利用在煤炭领域的社会关系,组建煤炭贸易公司,高峰时年煤炭贸易量超过2000万吨。其间陈还设立了煤炭加工转化的工厂,旗下公司年销售收入接近2亿元,伴随煤炭聚集起了巨额财富。

但陈海军始终没有进入煤矿开采,他对本报表示,一直认为煤炭开采危险,而靠煤炭聚集财富后,陈海军并没有赶时髦,将资金用于炒房。“我们一大家子要养,投资较为保守理性。”

但并不是说陈海军没有投资,2007年左右,结合当地靠近黄河、土地资源丰富的特点,他调研后一头扎入了有机农业领域。

目前,在陈海军名下的土地有1000亩,主要用于观光农业、水果采摘等。说起转型,陈海军说:“我们经过了大量调研,又想给家乡做点实事。”

经济发展后,当地政府还将收入用于改善教育、医疗,相比资源重地神木的免费医疗,准格尔按照不同标准设立医疗标准,并推行了统一药价等更为实际的措施。

对于鄂尔多斯的房地产“空城”,准格尔当地人普遍觉得对自己的生活影响不大,并有信心在未来能恢复,毕竟实力依然雄厚。

放眼全国,煤炭价格深跌,对产煤地的影响颇深。风暴中心的准格尔也受到影响,财政收入同比下降。

“我们当地人对未来非常有信心,坚信鄂尔多斯的产业集聚将会形成人口聚集,并从资源依赖中走出来。准格尔更是没受到房地产价格的影响、煤价下跌影响有限,前景无限好。”陈海军说。

离开的途中,城里层层叠叠的豪车和高速路上稀疏的运煤车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崔永元助阵浙江卫视 赞华少做读书节目“了不起”
学霸面试前“崩溃”无缘名校“狼爸”不后悔挫折教育
孙俪捧场邓超新片 影院合影显恩爱(图)-邓超-孙俪

相关推荐